網上投稿 《上海律師》
當前位置: 首頁 >> 行業資訊 >> 業內動態 >> 國內律師

國內律師

2018年度福建省律師知識產權十大典型案例正式發布!

來源:福建律協     日期:2019-07-16     作者:福建律協    閱讀:4,945次

為展示我省知識產權律師的業務水平,發揮典型案例的示范引領作用,加強我省知識產權律師的互動交流,今年3-4月,省律協知識產權專業委員會在全省范圍內征集評選2018年度知識產權案例。經過前期的征集、評審小組的認真評選,現將2018年度福建省律師知識產權十大典型案例予以公布。


一、福建僑龍應急裝備有限公司訴亞太泵閥有限公司及昆明排水設施管理有限責任公司侵犯實用新型專利糾紛

案號:(2018)云民再25號
裁判機構: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裁判時間:2018年7月6日
代理律師:呂元輝 福建知與行律師事務所



專家評述:

福建知與行律師事務所代理福建僑龍應急裝備有限公司實用新型專利維權,耗時三年,歷經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敗訴、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敗訴、最高人民法院再審裁定指令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判決并最終勝訴,期間還經歷了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專利無效宣告請求。

這個案例的價值之一在于,對于當事人而言,在僅有一輛侵權專用汽車、起訴標的只有50萬元人民幣的異地案件中,維權訴訟過程如此曲折,卻能夠有堅持維權的信心并給予代理律師高度信任,最終制止了終端用戶使用侵權產品、維護了企業創新成果,是值得大家欽佩的!而這當然離不開代理律師完整而準確的解讀權利要求,精準的把握“等同特征”的認定,找到關鍵的佐證證據,才能在一敗再敗之后還有強烈的信心建議當事人“同仇敵愾”的申請再審,最終取得最高人民法院支持!這不僅體現了代理律師的專業能力,也表明代理中以專業能力為基礎、輔以和當事人良好溝通、配合的重要性。
這個案例的價值之二在于,作為知識產權律師,尤其在專利訴訟中,多數時候是在已經授權的專利基礎上開展代理工作,只能以“木已成舟”的專利權利要求來面對精心做了專利規避設計后的侵權產品,這種情況下就必須更深入的解讀當事人的專利、溝通了解所涉及行業的技術內容,積極搜尋或指導當事人搜尋證據,才能立于不敗之地。

而最高院在本案裁定書中有關“等同特征”的闡述等,再次在具體案例中展示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的具體適用,豐富了有關條款的理解,是本案例的價值之三。



二、賽譜特科技有限責任公司與廈門世達膜科技有限公司侵犯發明專利權糾紛

案號:(2018)最高法民再114號
裁判機構: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裁判時間:2018年4月19日
代理律師:許育輝、梁婕 北京煒衡(廈門)律師事務所  



專家評述:

《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五十九條規定發明或者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以其權利要求的內容為準,說明書及附圖可以用于解釋權利要求的內容。但在說明書未具體記載且根據說明書不能直接、毫無疑義地確定權利要求記載的內容情況下,如何認定專利的保護范圍是司法實踐的難點。
本案再審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五十九條的規定,發明或者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以其權利要求的內容為準,說明書及附圖可以用于解釋權利要求,因此應當由本領域普通技術人員結合說明書及附圖中的內容,根據權利要求的記載確定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如果存在說明書未具體記載且根據說明書不能直接、毫無疑義地確定權利要求記載的內容,而本領域普通技術人員根據本領域通用技術術語能夠確定權利要求相關表述的含義時,應當以本領域普通技術人員對權利要求內容的理解為準,以維護權利要求對專利權保護范圍的公示和劃界作用。該案的指導意義在于,說明書中無記載無說明的情況中,人民法院通過區別技術特征與涉案專利對比,最終以普通技術人員的一般認識標準對涉案專利保護范圍作出認定。

該案代理律師精準的抓住了涉案專利與被控侵權產品之間的區別技術特征,并提出了“圓形部件”僅在權利要求1中提及,而在說明書及附圖中均未出現的爭議焦點,最終由再審法院認定了應以本領域普通技術人員對權利要求內容的理解為準,體現了代理律師的專業能力。



三、李惠卿、陳文燦與福州大學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案

案號:(2018)閩02民終1515號
裁判機構:福建省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
裁判時間:2018年6月4日
代理律師:江小金、楊美倫 福建閩天律師事務所



專家評述:

我國著作權法規定,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主持,代表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意志創作,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承擔責任的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視為作者。同時,著作權法還規定,對于主要是利用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物質技術條件創作,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承擔責任的工程設計圖、產品設計圖、地圖、計算機軟件等職務作品,作者享有署名權,著作權的其他權利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享有。對于單位員工為完成本單位任務創作的作品究竟是屬于法人作品還是特殊職務作品?二者的區別與界限何在?理論和實踐上均存在較大爭議。本案原告與被告作為第三人的單位員工,在所完成作品著作權的歸屬上,產生了爭議。本案一審法院與二審法院在案涉作品著作權的認定上,亦存在分歧。

該案二審法院在闡釋“作品創作是否體現單位意志”這一法人作品的核心構成要素時認為,認定體現單位意志應限定于創作者個人自由思維的空間不大,創作思想及表達方式完全或主要代表、體現法人的意志的情形。而此案的訟爭作品為美術作品,與單位發布的工作總結、研究報告等典型的法人作品有所不同,本質上是屬于高度個性化的創作行為,創作者在有關部門提出的創作主題和原則性要求下仍可自由發揮主觀能動性和個人創造力,在作品上充分注入個人的思想和情感。訟爭作品無論在繪畫技法、材料選用上,還是在構圖布局、設計元素、色彩效果等方面,都充分彰顯了創作者獨特而鮮明的思想、情感和美學修養。據此二審法院沒有支持一審法院法人作品的認定,而改判訟爭作品屬于特殊職務作品。通過本案,對于厘清法人作品與特殊職務作品的界限,具有較強的指導意義。
該案代理律師通過以第三人身份加入到原被告之間的著作權權屬與侵權糾紛案件中,并主張涉案作品非個人作品,其著作權屬于第三人福州大學,體現了代理律師的專業能力和敬業精神。



四、飛毛腿電源(深圳)有限公司、北京隆通科技有限公司與愛國者數碼科技有限公司、愛國者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

案號:(2018)京民終23號
裁判機構: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裁判時間:2018年3月8日
代理律師:王芳 福建拓維律師事務所



專家評述: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注冊商標、企業名稱與在先權利沖突的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第二款規定:“原告以他人使用在核定商品上的注冊商標與其在先的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為由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一條第(三)項的規定,告知原告向有關行政主管機關申請解決。但原告以他人超出核定商品的范圍或者以改變顯著特征、拆分、組合等方式使用的注冊商標,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為由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該條款明確了就他人使用在核定商品上的注冊商標與其在先的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情形下,民事訴訟受理范圍與行政管轄范圍的邊界,因此判斷商標是否超出其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保護范圍往往是此類案件審理中的爭議焦點。

本案中,二審法院認為在判斷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圍,以及其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保護范圍時,應當依照《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中商標核準注冊的類別來判斷。但,《類似商標和服務區分表》載明的商品或服務通常會落后于生活的發展,不能窮盡現實中出現的所有商品和服務,其亦隨市場的變化而不斷調整。其次,判斷商品是否類似應以《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為基礎,列在同一類似群組中的商品在沒有特別標注的情況下,應屬類似商品。同時,還要從商品的功能用途、使用方法、銷售渠道、消費群體等方面綜合考量。進而論證他人在核定商品上使用與其在先的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注冊商標是否超出其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保護范圍。本案的指導意義在于,通過本案,能夠更準確的理解與把握《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注冊商標、企業名稱與在先權利沖突的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第二款所指兩個注冊商標之間的糾紛,不屬于法院民事訴訟的受案范圍的規定。

該案代理律師準確抓住了該案為兩個注冊商標之間的糾紛不屬民事訴訟受案范圍這一要點,論證了案件一審中的法律適用錯誤,得到了二審法院的支持,充分體現了代理律師的專業能力。



五、廈門美圖移動科技有限公司訴深圳市賽威客通信連鎖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廣鑫時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案號:(2017)粵0304民初49695號(一審)
      (2019)粵03民終1891號(二審)
裁判機構: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一審)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
裁判時間:2018年10月30日 (一審)
          2019年3月15日 (二審)
代理律師:呂盛、溫夢暉 福建天衡聯合律師事務所



專家評述:

本案為“侵犯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稱”不正當競爭糾紛案。在法律適用上既涉及《反不正當競爭法》,同時還涉及《商標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規定,經營者不得采用下列不正當手段從事市場交易,損害競爭對手:…(二)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稱、包裝、裝潢,或者使用與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稱、包裝、裝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購買者誤認為是該知名商品。《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也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

本案的難點在于:當原告主張被告所使用的注冊商標侵犯其“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稱”時,原告既要充分舉證證明其商品為“知名商品”,其名稱為“特有的名稱”;同時在被告使用的名稱已經為注冊商標的情況下,原告還要舉證證明該注冊商標侵害了原告的在先權利。

本案中,原告律師不從侵害商標權的角度起訴,而是創新地以“‘meitu’為美圖公司知名手機的特有名稱入手,指控廣鑫時代公司在手機上使用與‘meitu’近似的‘meetuu’注冊商標構成不正當競爭。原告為了證明其“美圖手機”為知名商品,做了充分的舉證,包括大量的、全國不同區域的銷售合同、發票,以及廣告宣傳的投入、聘請明星代言的合同、能體現其銷售金額的審計報告等,用以證明其銷售規模、區域、時間、廣告投放等等,從而達到其商品為“知名商品”的證明目的;同時,其所舉證的“知名商品”的大量證據,大都在被告注冊“meetuu”商標之前,從而達到證明其“meitu”這個特有的名稱為“在先權利”。兩者相結合,即成功地阻卻了被告關于其是正當合法地使用其注冊商標這一抗辯理由。一二審判決均完全采納了本案原告代理律師的意見,體現了原告代理律師的代理技巧和智慧。


六、福建網龍計算機網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訴廈門極致互動網絡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

案號:(2018)閩民終371號
裁判機構: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
裁判時間:2018年4月25日
代理律師:陳文藝 北京德恒(福州)律師事務所



專家評述:

1、本案是侵犯商標專用權和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件。此類案件一般的焦點和審查認定的難點是是否混淆構成近似。

2、本案法院對商標法上的混淆含義進行了深入的闡述:商標通過標識的指示來源功能以及沉積在商標中的商譽產生的品質保障功能,能夠影響相關消費者的交易決定,故商標法上的混淆誤認指的是導致消費者做出交易決定的混淆誤認。即使消費者在做出交易決定決定后發現商品、服務的不同,甚至進而發現商品、服務的來源不同,也不影響消費者已經產生的誤認,并對注冊商標專用權人造成損害的事實。
本案,一旦網絡用戶基于錯誤認識決定進入“決戰魔域”游戲,無論在具體的游戲操作過程中是否能夠認識到兩款游戲的主體有無關聯,被告已獲取了網絡流量利益,造成對網龍公司的損害。該認定很好的詮釋了《商標法》意義上的近似混淆的立法含義。

3、原告律師屬于正常發揮。而被告律師對于不構成侵權的答辯反駁,在邏輯和技巧方面可圈可點,其從“魔域”文字含義認為是描述游戲場景的名稱入手,舉例在小說領域和游戲商標領域和蘋果平臺搜索有大量含有“魔域”二字名稱存在,來論證不存在近似。另外,從游戲運行平臺、游戲特色內容、游戲地圖表現方式、游戲操作、游戲畫面表現、游戲職業角色上均存在不同,消費者容易區分,論證不會混淆。顯然被告律師的抗辯理由和切入點都做到竭盡全力進行充分抗辯,雖然最終沒有得到法院的支持,但也催生了法院針對律師的抗辯理由,作出深入的說理裁判理由。因此,被告律師雖敗猶榮,體現了應有的專業能力和水準。



七、福建南平南孚電池有限公司與廈門市南孚電子科技有限公司、韋立嬌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

案號:(2018)閩07民初75號(一審)
      (2018)閩民終1424號(二審)
裁判機構:南平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
          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
裁判時間:2018年9月26日(一審)
          2019年3月12日(二審)
代理律師:葉文興 福建建達律師事務所  




專家評述:

本案對于曾有經銷關系的經銷商字號與生產商在先商標相同的沖突問題有一定借鑒意義。

在經銷關系存續期間,經銷商與生產商屬于利益共同體。在此期間,對于經銷商用生產商在先商標作為企業字號進行工商登記,以及對外代為廣告和打假中對于生產商品牌的使用,是為了共同推廣生產商品牌,增創產品銷量,不會因為這種使用使經銷商的企業字號有獨立的品牌辨別度,從而區別于與生產商的品牌。對此,生產商雖然默認經銷商將其在先商標作為企業字號進行工商登記,但是不代表經銷關系終止后生產商同意原經銷商利用其字號和使用商標進行搭乘其品牌的便車。更為重要的是,作為同業競爭者的原經銷商,在后續經營中,仍然要遵守《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經營者在生產經營活動中,應當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誠信的原則,遵守法律和商業道德。”的規定,而且實際上應該負有更高的注意義務來主動避讓,其字號與生產商及生產商品牌之間的混淆。因此,對于曾有經銷關系的原被告雙方在商標、字號沖突中,有一定的借鑒作用。




八、廈門思明歐菲醫療美容門診部訴新羅區歐菲醫療美容門診部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

案號:(2017)閩08民初182號(一審)
      (2018)閩民終374號(二審)
裁判機構:龍巖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
          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
裁判時間:2018年1月23日 (一審)
          2018年8月8日 (二審)
代理律師:呂盛、溫夢暉 福建天衡聯合律師事務所



專家評述: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三項規定“擅自使用他人的企業名稱或者姓名,引人誤認為是他人的商品”,屬于不正當競爭行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的規定,具有一定的市場知名度、為相關公眾所知悉的企業名稱中的字號,可以認定為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三)項規定的“企業名稱”。因此,并不是任何“企業名稱”都可以受到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需要舉證證明具有一定的市場知名度、為相關公眾所知悉,并且具有一定的指向性,引起混淆。

本案的指導意義在于:

第一,本案二審法院綜合考慮雙方使用字號的持續時間,廈門歐菲門診部知名度輻射的區域、雙方各自的經營區域以及美容整形行業的市場地域性特征等因素,認定辛麗榮注冊龍巖市新羅區歐菲醫療美容門診部的行為不具有違法性。該認定圍繞法律及司法解釋的規定,厘清了企業名稱權保護的邊界。

第二,本案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二十六條允許個體工商戶轉讓其字號,辛麗榮將“龍巖市新羅區歐菲醫療美容門診部”注銷,再由卓開林重新注冊“新羅區歐菲醫療美容門診部”的字號轉讓行為,符合行政法規關于個體工商戶經營者變更的程序性要件,該字號轉讓行為合法有效,字號權利可以合法承繼。

第三,本案確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三)項規定的“企業名稱”并不限定企業名稱必須經過企業登記主管機關登記注冊,具有自己的名稱、組織機構、住所、財產的法人,作為經營活動中的識別不同市場主體的名稱,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三)項規定的“企業名稱”。

本案雙方代理律師通過公證、調取歷史申請文件、現場拍照等方式,證實了案件的相關事實,在辦案過程中也充分的向法庭闡述了法律原理及法律依據,體現了代理律師的專業能力和敬業精神。



九、李祥福與廈門爾升山貿易有限公司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

案號:(2018)閩民終1369號
裁判機構: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
裁判時間:2018年12月29日
代理律師:莊景芬、陳懇 福建懿茂律師事務所



專家評述:

我國專利法規定,外觀設計專利權自公告之日起生效。外觀設計專利權被授予后,任何單位或者個人未經專利權人許可,都不得實施其專利,即不得為生產經營目的制造、許諾銷售、銷售、進口其外觀設計專利產品。同時,我國專利法亦明確規定,專利申請日前已經制造相同產品、使用相同方法或者已經作好制造、使用的必要準備,并且僅在原有范圍內繼續制造、使用的,不視為侵犯專利權。但對于在專利申請日之后,授權公告日之前,已經制造或銷售的外觀設計專利產品,在專利授權公告日之后,繼續銷售或者許諾銷售的行為是否構成專利侵權,沒有明確規定。本案被訴產品的生產、銷售、許諾銷售行為,就發生在專利申請日后、授權公告日前,屬于專利法規定的空白時間段。

該案一、二審法院均認為,被告在案涉外觀設計專利授權公告日之后的銷售行為,屬于授權公告日之前已經生產、銷售完畢產品的后續行為,應得到準許,否則即相當于外觀設計專利權的排他效力可以追溯至授權公告日前的合法行為,不適當地擴大了《專利法》授予外觀設計專利權人的權利范圍,損害社會公眾應有的利益,有違公平公正原則。

該案代理律師通過對專利權效力的準確把握,從利益平衡角度,對專利法相關條款進行了合理解釋,實現了法律適用的最優社會效果。



十、龍港公司訴新永鵬公司、慶達食品店侵害商標專用權糾紛案

案號:(2017)閩05民初232號
      (2017)閩民終1169號
裁判機構: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
裁判時間:2018年9月30日
代理律師:吳堅平 北京中銀(泉州)律師事務所

  


專家評述:

知識產權權利沖突一直是代理實務中長期存在并且經常出現的熱點問題。在知識產權行政管理案件、知識產權授權行政案件、知識產權民事訴訟中都大量出現。有關知識產權法律法規、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會議精神,以及公布案例等中都有體現。較為一致的處理原則之一是保護“使用在先”、之二是“惡意”的判定。

一二審判決迥異之關鍵在于對這兩點的認定和適用不同。一審法院對于被訴侵權經營主體經營延續性的否定認定是判定其不構成使用在先的事實依據,而這個否定較為機械,忽視了被訴侵權經營主體從“私營企業”無法依據《公司法》直接改制為有限公司、只能先行注銷后再從新設立為有限公司這一客觀現實。雖然從法律主體上機械的看確實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主體,但其實是一脈相承的經營,是被客觀現實所限制而被割斷為表面無關聯的兩個主體。二審法院體恤現實,認真查明了這一事實并予以還原,實事求是認定了被訴侵權經營主體經營延續性,并因而認定其為使用在先。而商標權人也沒有其他證據足以證明被訴侵權人有仿冒的惡意。因此二審法院的這一改判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體現了司法為民。

至于外觀專利保護范圍是否包含文字所表達的內容意義,其實在本案例中是無需討論的。因為被訴侵權人只要完全一致的使用外觀專利包裝,并不需要去顧慮作為外觀專利組成部分之一的文字內在含義,畢竟外觀專利授權時只是將文字作為一種裝飾元素而不在于文字含義。

這個案例還有待繼續觀察和探討的是,在外觀專利保護期限到期后,本案被訴侵權人是否還有權繼續使用包含了他人注冊商標的該包裝。








KY棋牌 [版權聲明] 滬ICP備17030485號-1 

KY棋牌滬公網安備 31010402007129號

KY棋牌 技術服務:上海同道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電話:400-052-9602

上海市律師協會版權所有 ?2000-2017